初品Fontanafredda La Rosa 2010,那微凉的液体缓缓滑入口中,浓醇饱满持久不散,真实的好像咬下果实,单宁之美令人屏息敛气,细细体味还能觉察出一分矜持和坚持。葡萄酒的傲骨中满载着深情,这份静心等待的滋味竟是满簇的玫瑰与柔情…
意大利北部的Barolo被称作The Wine of the Kings,The King of the Wines,其传统风格中的单宁之强劲浑厚,凝重有力,确实让人有种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王者之风。的确,Barolo的缔造者非王则侯,渊源已久。而如此王者Barolo,也有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柔美一面。

6357454321717036376332562

这是一段曲折,并无悬念,带着浓浓酒意的往事。

十九世纪初,Barolo在那个时代还是一种很特别的甜酒。Camillo Benso di Cavour(意大利统一运动的领导人物,也是后来成立的意大利王国的第一任首相)雇佣了酿酒顾问Louis Oudart,将当时法国勃艮第的先进酿造技术在piedmont广泛传播。他们在装瓶前用橡木桶陈年多年,直到得到一种干型的红葡萄酒。根据美国著名葡萄酒评论家Kerin O’Keefe所著的《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意大利葡萄酒之王之后》一书中记录的,当时的皮德蒙特-撒丁Piedmont-Sardinia王国国王Carlo Alberto 非常支持新型葡萄酒的发展。毫无疑问,十九世纪的那段日子里,王者之酒Barolo和行将被统一的意大利一样,正在逐渐确立自己的风格。
6357454325257113716416494

Fontanafredda酒庄位处Barolo产区的Serralunga d’Alba,始建于1858年。在最开初的20年,这里只是一处皇家居所,藏娇之地。

1847年,Piedmont一个雾蒙蒙的早晨,皮德蒙特-撒丁Piedmont-Sardinia王国国王Carlo Alberto 之子Vittorio Emanuele II在都灵的Racconigi 拉科尼吉皇家城堡游逛时邂逅了一位年仅14岁的少女La Rosa Vercellana。La Rosa的父亲Giovanni Battista Vercellana曾是拿破仑卫队的一员,1814年他拒绝继续追随拿破仑,来到意大利加入了Piedmont-Sardinia王國国王Carlo Alberto卫队中。两个年轻人身份悬殊,地位不同 ,可爱情这件事从来毫无头绪,命运同样阴错阳差,Vittorio Emanuele不顾世俗,“从此碧水绿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6357454327539818555618261

生命中总有不安的日子,可是除了勇敢面对,我们别无选择。1849年,国王Carlo Alberto 在对奥地利的诺瓦拉战役中败北。与此同时,1850年piedmont 地区遭遇20年不遇的大灾,白粉病蔓延了所有葡萄园,整个地区几近颗粒无收。Vittorio Emanuele II 继承了父亲的王位,在最艰难的时候顶起了这片天空。新国王露面的日子越来越少,时间在等待时又戛然停止。La Rosa 把心事偷偷告诉了葡萄田里的孔雀,而孔雀大概也只能将这份守望诉说给那一个个紫色精灵…

6357454330644918259442277

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事实证明,Vittorio Emanuele II 的确是一个开明的立宪君主,他完成了父亲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巩固王国和支持复兴的意愿,可早已有家室的Vittorio Emanuele II始终无法给La Rosa什么名份。1859年,Vittorio Emanuele II 正式下诏,任命La Rosa Vercellana为Miraori & Fontana Fredda 女爵。1861年,枕边人在都灵登基,成了意大利的第一个国王Vittorio Emanuele II維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

6357454351496402513340201

世上的感情,或相濡以沫,平凡终老,或相忘于江湖,风光年少。而La Rosa为国王生下了一对儿女,Maria Vittoria 和 Emanuele Alberto,坚守着咫尺天涯的爱情,花开花落的寂静。这份守候一如陈年的Barolo,不为时光消磨,不问流年几何,美至如斯,何惧岁月。

1870年,sulphur的使用终于控制住了葡萄田里肆虐的白粉病。人们打赢了这场伟大的战役,Barolo的王国正在慢慢建立:斯洛文尼亚大橡木桶、勃艮第小橡木桶,压榨机和许多酿酒器具占据了大小酒厂,所有的呼声都在期盼着一个缔造完美Barolo的最好年份。1871年,Piedmont终于迎来了世纪大丰收!今日的王者之酒Barolo终于进入世人的视线:长期陈年的独特风格,干花瓣紫罗兰的标识香气,初见时短暂的缄默与相知相惜的默契,一如 La Rosa 倾其一生的守候。

6357454349124729416994446

1878年,在国王离世前一年,为La Rosa 一家的册封的Casa E. di Miraore 这个尊号正式诞生,Fontanfredda也正式归入一双儿女名下。尽管仍旧没有皇族名分,但儿女已各封爵位。Emanuele Alberto– Mirafiori & Fontanafredda公爵对葡萄酒酿造非常感兴趣。在他管理Fontanafredda的20年中,他对酒庄不惜重金投资,将Barolo的名声推向了全意大利,并在国际市场上多次获得奖章。公爵对Piedmonte尤其是Barolo的葡萄酒酿造业意义重大,他的次子也在20世纪初为Fontanafredda延续了这一段黄金时代…

6357454355930752478487009

今天的Fontanafredda酒庄仍然被葡萄田四面环绕,皇族的红黄两色远远很是醒目。带着几许沧桑,端庄优雅不失风度的,曾经的皇族渊源和保存完好的府邸园林仍令所有人折服。美丽的孔雀是女主人的老友吧,它们缄口不提那些尘封了的秘密,只顾着在密林中游走。林中一棵棵老树,树叶间漏下来的阳光好像上天恩赐的美酒,或深或浅的粼粼光斑。华丽的喷泉水落下时无心地覆盖了来人的脚步声,落日倾泻的葡萄田里满眼的绿意。我想象着,那位不常露面的男主人牵着女主人的手,在清晨和傍晚走过映着他们清澈面容的湖边。他们四目相对,举杯时发出清脆的声响,那一刻,这里就是天堂…

6357454362285976973434042

奥德丽·尼芬格的《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中有一句话这样说:“因为爱而等待。最浪漫的爱情,是一个人在对另一个人的等待中慢慢变老”…

6357454363766014279487676

作者介绍:刘佳音 Jiayin LIU

原本的法国旅游管理硕士,却一头栽进葡萄酒的红白新旧世界。葡萄酒烈酒管理及市场学硕士,WSET高级品酒师。曾在多家列级酒庄任职, 现任贝丹德梭中文版总编。
更多酒类知识,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葡萄酒】,与我们一起发现美酒美食,分享微醺的乐趣。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AISSER UN COMMENTAIRE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Ce site utilise Akismet pour réduire les indésirables. En savoir plus sur comment les données de vos commentaires sont utilisé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