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B+D 中国

    B+D名人访谈录 I 十年磨一剑: Olivier Decelle 奥利维·德赛

    ★★★★★ B+D名人访谈录 十年磨一剑: Olivier Decelle CHÂTEAU JEAN FAURE 原产地命名:SAINT-ÉMILION 等级评定:Grand Cru Classé 土壤类型:含铁渣质黏土、砺石、含氧化铁的砂质土壤 种植比例:50%品丽珠、47%梅洛、3%马尔贝克 种植面积:18公顷 年产量:约7万瓶/年 平均产量:30hl/公顷 葡萄平均年龄:45年 整枝系统:混合型居由系统与单居由系统 种植密度:6500株/公顷 采收方式:手工采收 橡木桶比例:50%全新橡木桶,50%次年桶 陈年时间:18个月 ★★★★★ 有过那么一段日子,Olivier Decelle 足迹踏遍法国,为的不是最好的橡木桶和出色的葡萄苗,而是寻访最佳的食材原料... 人生得失相对,放弃才有得到。 曾经的Picard集团总裁卸下辉煌, 转身是天涯 ... ★★★★★ B+D: 冷冻品零售业的巨擘Picard集团年销售额14亿欧元,而您放弃做Picard总裁之位转身踏入葡萄酒行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生选择点吧。 Olivier Decelle:我一生有许多好朋友,我也一直钟情葡萄酒。当我碰到了Jacques Boissenot时,我对葡萄酒的热情无疑受他影响而升级了。1997年,Jacques Boissenot 负责为梅多克最有名酒庄酿酒 Latour, Lafite, Margaux, Mouton Rothschild, Léoville (Las Cases, Barton, Poyferré),...

    Air France 法航 – 贝丹德梭精选葡萄酒 – 路易亚都 Louis Jadot Volnay

    总部位于博纳的路易亚都酒庄多年来一直都是勃艮第精品葡萄酒的优秀代言,一向品质均衡。酒庄始建于19世纪中叶,庄主Pierre-André Gagey与在1970年接手,极具酿酒热情好才华的勃艮第顶级酿酒师Jacques Lardière一起,携手将酒庄推上勃艮第葡萄酒史上最顶级酒庄之位,酿出了19世纪的众多传奇佳酿。 路易亚都庄的成就首先得益于这片长期种植并受呵护的葡萄田,如珍贵的Chassagne-Montrachet村Domaine du Duc de Magenta庄。与此同时,亚都家族和酿酒师Lardière以及其继承者们在每一款精心酿造的葡萄酒中体现的他们对酿酒共同的赤子之心,对表现每一款葡萄酒的精细把握,对风土性格的细节拿捏,所有这些令路易亚都葡萄酒卓尔不群,出类拔萃。 Bourgogne, rouge 勃艮第,干红葡萄酒 Louis Jadot, 路易亚都酒庄 Volnay, Premier Cru Santenots 2010 沃尔内产区,松特诺一级园2010年份 Pinot Noir 黑皮诺 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路易亚都酒庄今天成了美国家族的产业,然而酒庄仍充满着热情的勃艮第人的灵魂。拥有完美的勃艮第葡萄酒产品结构,路易亚都在这里为我们提供的是这款Volnay沃尔内产区Santenots松特诺一级园2010年份,细腻而集中,有着丝绸般的单宁质地。年轻的活力四射,这款勃艮第一级园不论搭配红肉还是白肉都令人惊喜连连!

    Air France 法航 – 贝丹德梭精选葡萄酒 – Chateau Guiraud 芝路堡

    长长的林荫廊道,永恒的古典情结,苏岱产区的芝路堡正是一处专属的庇护所,一隅昆虫的天堂。从2000年初起,芝路酒庄的庄主Xavier Planty就开始在酒庄上百公顷葡萄田全面推行有机农作法。他还在苏岱特别设立了为 sémillon 和 sauvignon 两种葡萄甄选优秀苗木的苗圃收藏馆,供所有苏岱产区有需要的葡萄农来共同使用。 那些闪烁着金色光芒的芝路佳酿陈年状况出色,表现的既清爽又新意十足,收尾和缓优美。尤其是最近的十个年份,明确的将此种新派苏岱亮相台前。在提高酒庄出品质量方面,2006年起,庄主Xavier Planty联袂另外三位巨擘:Domaine de Chevalier骑士庄的Olivier Bernard、Château Canon La Gaffelière卡农嘉芙丽堡的Stefan von Neipperg 和 Robert Peugeuot,四位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将芝路堡的品质推上历史新高。二十多年以来,芝路堡一直以追求“葡萄酒的纯正感、细腻的芳香以及协调一致的结构”为标准。经过了有机生态农业认证,今天的芝路堡更加轻盈飘逸,张力无穷,充满纵深感... Bordeaux, blanc liquoreux 波尔多,贵腐白葡萄酒 Château Guiraud 芝路堡 Premier Cru classé...

    Barolo,Fontanafredda – 因为爱而等待之La Rosa

    初品Fontanafredda La Rosa 2010,那微凉的液体缓缓滑入口中,浓醇饱满持久不散,真实的好像咬下果实,单宁之美令人屏息敛气,细细体味还能觉察出一分矜持和坚持。葡萄酒的傲骨中满载着深情,这份静心等待的滋味竟是满簇的玫瑰与柔情… 意大利北部的Barolo被称作The Wine of the Kings,The King of the Wines,其传统风格中的单宁之强劲浑厚,凝重有力,确实让人有种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王者之风。的确,Barolo的缔造者非王则侯,渊源已久。而如此王者Barolo,也有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柔美一面。 这是一段曲折,并无悬念,带着浓浓酒意的往事。 十九世纪初,Barolo在那个时代还是一种很特别的甜酒。Camillo Benso di Cavour(意大利统一运动的领导人物,也是后来成立的意大利王国的第一任首相)雇佣了酿酒顾问Louis Oudart,将当时法国勃艮第的先进酿造技术在piedmont广泛传播。他们在装瓶前用橡木桶陈年多年,直到得到一种干型的红葡萄酒。根据美国著名葡萄酒评论家Kerin O’Keefe所著的《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意大利葡萄酒之王之后》一书中记录的,当时的皮德蒙特-撒丁Piedmont-Sardinia王国国王Carlo Alberto 非常支持新型葡萄酒的发展。毫无疑问,十九世纪的那段日子里,王者之酒Barolo和行将被统一的意大利一样,正在逐渐确立自己的风格。 Fontanafredda酒庄位处Barolo产区的Serralunga d’Alba,始建于1858年。在最开初的20年,这里只是一处皇家居所,藏娇之地。 1847年,Piedmont一个雾蒙蒙的早晨,皮德蒙特-撒丁Piedmont-Sardinia王国国王Carlo Alberto 之子Vittorio Emanuele II在都灵的Racconigi...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