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France 法航 – 贝丹德梭精选葡萄酒 – Chateau Guiraud 芝路堡

长长的林荫廊道,永恒的古典情结,苏岱产区的芝路堡正是一处专属的庇护所,一隅昆虫的天堂。从2000年初起,芝路酒庄的庄主Xavier Planty就开始在酒庄上百公顷葡萄田全面推行有机农作法。他还在苏岱特别设立了为 sémillon 和 sauvignon 两种葡萄甄选优秀苗木的苗圃收藏馆,供所有苏岱产区有需要的葡萄农来共同使用。 那些闪烁着金色光芒的芝路佳酿陈年状况出色,表现的既清爽又新意十足,收尾和缓优美。尤其是最近的十个年份,明确的将此种新派苏岱亮相台前。在提高酒庄出品质量方面,2006年起,庄主Xavier Planty联袂另外三位巨擘:Domaine de Chevalier骑士庄的Olivier Bernard、Château Canon La Gaffelière卡农嘉芙丽堡的Stefan von Neipperg 和 Robert Peugeuot,四位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将芝路堡的品质推上历史新高。二十多年以来,芝路堡一直以追求“葡萄酒的纯正感、细腻的芳香以及协调一致的结构”为标准。经过了有机生态农业认证,今天的芝路堡更加轻盈飘逸,张力无穷,充满纵深感... Bordeaux, blanc liquoreux 波尔多,贵腐白葡萄酒 Château Guiraud 芝路堡 Premier Cru classé de Sauternes 2006 苏岱产区一级酒庄,2006年份 Sémillon, Sauvignon 赛美蓉,苏维翁 芝路堡匠心独具令人感动。不论是久以推行的有机化耕作,还是桶中陈年时的细腻呵护,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酿出最纯粹、最平衡的葡萄酒。这款2006年份有着出色的杏香及络绎不去的精彩收尾。

Barolo,Fontanafredda – 因为爱而等待之La Rosa

初品Fontanafredda La Rosa 2010,那微凉的液体缓缓滑入口中,浓醇饱满持久不散,真实的好像咬下果实,单宁之美令人屏息敛气,细细体味还能觉察出一分矜持和坚持。葡萄酒的傲骨中满载着深情,这份静心等待的滋味竟是满簇的玫瑰与柔情… 意大利北部的Barolo被称作The Wine of the Kings,The King of the Wines,其传统风格中的单宁之强劲浑厚,凝重有力,确实让人有种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王者之风。的确,Barolo的缔造者非王则侯,渊源已久。而如此王者Barolo,也有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柔美一面。 这是一段曲折,并无悬念,带着浓浓酒意的往事。 十九世纪初,Barolo在那个时代还是一种很特别的甜酒。Camillo Benso di Cavour(意大利统一运动的领导人物,也是后来成立的意大利王国的第一任首相)雇佣了酿酒顾问Louis Oudart,将当时法国勃艮第的先进酿造技术在piedmont广泛传播。他们在装瓶前用橡木桶陈年多年,直到得到一种干型的红葡萄酒。根据美国著名葡萄酒评论家Kerin O’Keefe所著的《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意大利葡萄酒之王之后》一书中记录的,当时的皮德蒙特-撒丁Piedmont-Sardinia王国国王Carlo Alberto 非常支持新型葡萄酒的发展。毫无疑问,十九世纪的那段日子里,王者之酒Barolo和行将被统一的意大利一样,正在逐渐确立自己的风格。 Fontanafredda酒庄位处Barolo产区的Serralunga d’Alba,始建于1858年。在最开初的20年,这里只是一处皇家居所,藏娇之地。 1847年,Piedmont一个雾蒙蒙的早晨,皮德蒙特-撒丁Piedmont-Sardinia王国国王Carlo Alberto 之子Vittorio Emanuele II在都灵的Racconigi 拉科尼吉皇家城堡游逛时邂逅了一位年仅14岁的少女La Rosa Vercellana。La Rosa的父亲Giovanni Battista Vercellana曾是拿破仑卫队的一员,1814年他拒绝继续追随拿破仑,来到意大利加入了Piedmont-Sardinia王國国王Carlo Alberto卫队中。两个年轻人身份悬殊,地位不同 ,可爱情这件事从来毫无头绪,命运同样阴错阳差,Vittorio Emanuele不顾世俗,“从此碧水绿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生命中总有不安的日子,可是除了勇敢面对,我们别无选择。1849年,国王Carlo Alber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