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名人访谈录

十年磨一剑:

Olivier Decelle

CHÂTEAU JEAN FAURE

原产地命名:SAINT-ÉMILION

等级评定:Grand Cru Classé

土壤类型:含铁渣质黏土、砺石、含氧化铁的砂质土壤

种植比例:50%品丽珠、47%梅洛、3%马尔贝克

种植面积:18公顷

年产量:约7万瓶/年

平均产量:30hl/公顷

葡萄平均年龄:45年

整枝系统:混合型居由系统与单居由系统

种植密度:6500株/公顷

采收方式:手工采收

橡木桶比例:50%全新橡木桶,50%次年桶

陈年时间:18个月

★★★★★

有过那么一段日子,Olivier Decelle 足迹踏遍法国,为的不是最好的橡木桶和出色的葡萄苗,而是寻访最佳的食材原料…

人生得失相对,放弃才有得到。

曾经的Picard集团总裁卸下辉煌,

转身是天涯 …

★★★★★

o640
B+D: 冷冻品零售业的巨擘Picard集团年销售额14亿欧元,而您放弃做Picard总裁之位转身踏入葡萄酒行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生选择点吧。

Olivier Decelle:我一生有许多好朋友,我也一直钟情葡萄酒。当我碰到了Jacques Boissenot时,我对葡萄酒的热情无疑受他影响而升级了。1997年,Jacques Boissenot 负责为梅多克最有名酒庄酿酒 Latour, Lafite, Margaux, Mouton Rothschild, Léoville (Las Cases, Barton, Poyferré), Ducru-Beaucaillou… 他对葡萄酒的狂热令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那些有潜力酿出好酒的风土。有一天,Jacques 为我推荐了一家28公顷的梅多克中级酒庄 Chateau Haut Maurac,虽然最终没能成功收购,可购买酒庄经营的种子就在我心里种下了。

在Jacques的引荐下,1999年,我与南法Maury产区的Mas Amiel艾米尔庄一见钟情。这是位于Agly’s Valley 坡地上,Perpignan城30公里左右一处如同伊甸园一样的所在。对当时的我来说,买下Mas Amiel 大概就是一间Picard冻品商店一年的营业额,而我当时管理着450间Picard冻品店,所以这次购买开初仅仅是满足一个购买绿色周末的生活方式。

开初,我还认为自己可以Picard和葡萄田两头兼顾,但随着对葡萄酒工作更多的了解和参予,我开始对做一名真正的葡萄农产生了莫大的兴趣!相比原本驾轻就熟的工作,辛苦一整年再亲手酿出葡萄酒,这像是我人生中新的挑战!

2000年采收季起,我辞去了Picard的工作,卖掉了自己的股份,全心投入了葡萄酒行业,参予采收、酿酒的每一个环节。当天然甜葡萄酒(Vins Doux Naturels)开始逐渐失去市场时,我们又开始生产干型葡萄酒。Mas Amiel今天已经完全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而我也对葡萄酒行业越来越着迷了。

其实我一直对波尔多热情不减,总是循着机会想要在波尔多找到好的酒庄。2002年,前面提到的中级酒庄 Chateau Haut Maurac 终于成功被我买下,还有之后Fronsac 产区的Haut Ballet 酒庄。就这样,命运的手好像在推着我,一步一步的朝向我看得到的光明往前走。

gh640
B+D:您在2003年收购下的波尔多右岸Jean Faure 酒庄,从2005年起就开始耀眼夺目,受到众人的瞩目。2012年还一举拿下了Saint Emilion Classé的评分列级。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OD:的确,Jean Faure酒庄最初籍籍无名。尽管1959年时是有Saint Emilion Classé的列级,但由于管理不善,1986年被撤销评级。而我对这片风土有着坚定的信心:当Eric Boissenot,(Jacques Boissenot的儿子,子承父业,也是名非常出色的酿酒师)告诉了我他父亲对Jean Faure酒庄的态度,还说“这可是右岸所剩无几的最后的珍宝”时,我几乎人都没到就循着专家的意见坚定得完成了购买。

从2004年正式接手以来,我请到了许多朋友来帮忙:北隆河Condrieu产区Domaine George Vernay 酒庄的Christine Vernay和卢瓦尔河谷的葡萄农Pierre-Jean Villa是我的良师益友;Saint-Emilion的著名酿酒师Stéphane Derenoncourt加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把Jean Faure 出品提升到列级水准;Thierry Germain是卢瓦尔河 Domaine des Roches Neuves 的庄主,也是生物动力学方面的达人。在理解葡萄藤的引枝和整枝学上,Thierry对我有莫大的帮助。土壤分析学家 Claude Bourguinon 夫妇也为酒庄在生物动力学方面的研究贡献很多。Jean Faure酒庄今天是用马来耕作,我们的葡萄农们也学着用新的方法来看他们接触了一辈子的葡萄,我们优化了酒庄的水源条件,重新排布了排水系统。不论是从田里还是到酒窖,所有投入的共同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提高葡萄酒的出品品质。我们上下一心,众志成城,这就是Jean Faure的变化和努力。

lll640
B+D:Jean Faure 近几年表现出色,总是令人想到近邻的白马 Cheval Blanc 酒庄。这是因为品丽珠的原因么?

OD:事实上,在Saint Emilion这片土地上,黏土和钙质石灰岩是这里最重要的两种结构。从Petrus酒庄延伸出来的著名的含铁渣质黏土casse de fer也遍布在了Jean Faure 的风土里,所以Jean Faure 比较偏向Pomerol的风格。这也是Jacques Boissenot 当年断定Jean Faure风土潜力的重要依据。

和我们毗邻的葡萄田一边是Chateau L’Evangile,一边是Cheval Blanc。这种呈蓝紫色的铁渣质黏土最适合很适合品丽珠和梅洛。Cheval Blanc 与我们很相似这一点上,一方面我们风土相似品丽珠都高达50%以上。品丽珠为葡萄酒带来的坚实结构感和张力可能在最初阶段显得有些严谨而难以接近,它不比梅洛那样讨喜,赤霞珠那样强劲,但是在精心呵护下,我认为品丽珠可以有非常出色的陈年潜力和坚毅有性格的葡萄酒风格。
kkk640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LAISSER UN COMMENTAIRE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